木木山己

我是阿伞////

非日常:

微博上发过了,这边也发一遍

(是我啦)

城辉:

荒诞笔记(二)

狐先生

玛丽小姐年轻漂亮,两个哥哥聪明富有。玛丽刚刚成年,追求者快把她家门槛踏破了。其中最勇敢最殷勤的要数狐先生。
他们是在乡间认识的,没有人知道狐先生的来历,只知道他是位富有优雅又风趣的绅士。玛丽小姐很少理睬那些追求者,唯独对他另眼相看。

终于,他们两个决定结婚了。临近婚礼,狐先生说定做的结婚戒指因故晚了两天,他要亲自去取,过两天回来。玛丽没有觉得奇怪,她完全沉浸在即将结婚的喜悦,并且打算给狐先生一个惊喜。

狐先生告诉过玛丽,他的城堡在红河谷,玛丽找了又找,终于来到跟前。城堡漂亮又坚固,高高的围墙爬满蓝色的蔷薇。

她见门开着就走了进去,打算亲手给未婚夫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。
城堡很大,很黑。玛丽不知道厨房在哪里,于是继续往前走,走进门厅,走上宽台阶,走过长廊,长廊尽头关着一扇门。她好奇地推开,满地尽是漂亮女人的尸(不要屏蔽)体和骨(不要屏蔽我(シ_ _)シ)架,墙上全是飞溅的血(防屏蔽)迹,玛丽害怕得想离开,她飞快地关上门,穿过长廊,刚要下楼走出门厅,她看到一个人影,狐先生正拖着一个昏迷的姑娘进门,玛丽躲在酒桶后面不敢发出一丝声音。

更让玛丽震惊的是,那可怜见的姑娘,是她的朋友安娜。 安娜在上个月幸福的告诉过她,一位优雅的绅士向她求婚,安娜手上正戴着戒指,狐先生想把它拽下来,可戒指卡得很紧。狐先生尖锐的叫着、骂着。拔出剑抬起手,照着安娜细白的手腕砍下去,拔下戒指 ,用手帕把血()迹擦干净。寻了一个漂亮的盒子就出门了。

玛丽确定狐先生走远了,她捡起地上的手,把安娜拖到城堡后面安全的山洞,给她止了血,然后从小路拼尽全力赶在狐先生到访前回家。玛丽整理好自己,隔着桌子坐在狐先生对面。
 狐先生看了看她,说道:“亲爱的,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。”
“是的”,玛丽抚了抚心口。“我昨天一夜没睡好,做了好多噩梦。”
“梦与现实是相反的”,狐先生说。“不过说说你的梦吧,我美丽的未婚妻,让我为你赶走梦魇。”
“我梦见。”玛丽定定地看着狐先生。“我梦见我去了你的城堡。在森林里,我看到了那幢房子。城堡漂亮又坚固。高高的墙上爬满蓝色的蔷薇。”
“然后呢?”狐先生说道。

“我梦见门开着,就走了进去,想给我的未婚夫亲手做顿丰盛的晚餐。”

“说下去,亲爱的。”狐先生说。
“然后我走进门厅,走上宽台阶,穿过长廊。有一扇门。”
“继续说,亲爱的。”狐先生说。
“推开门,房间里全是死()人,满地的血()迹,全都是送了命的可怜女人。”
“上帝保佑,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事。”狐先生说。

“然后我吓坏了,想逃离那里我穿过长廊,刚要下楼,我看到了你,我的未婚夫。你从门厅进来,拖着个可怜的姑娘,她漂亮又富有,并且我认识她。”
“这可真是个可怕的梦。”狐先生说。
“我梦见我躲在酒桶后面,你刚好没发现我,你想取下安娜手上的戒指,而你却用剑连那可怜姑娘的手一起砍了下来。”
“亲爱的,这个梦太荒唐了,你来看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戒指。”狐先生说道。
他从座位上站起来。还没拿出怀里的小盒子。玛丽小姐喝道:“魔鬼!这就是你砍下来的手!”她拿出断手,用它指着狐先生,手的无名指上还留着戒指的痕迹。
————

“之后呢?”安娜的婚礼上,我欣赏着满园玫瑰,接过玛丽递来的麦酒。

“我哥把他砍/死了之后,扔进城堡一把火烧了。”玛丽咧咧嘴。
安娜结婚了,新郎是个温和有礼的男人,在神父的见证下,安娜的丈夫把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,她笑得很幸福,原来伤痕的位置,看不出丝毫破绽。
玛丽感激的冲我笑笑。
那天医治好安娜,我寻了个风景好的湖边,把丧命狐先生之手的女人们埋葬。

魔法让安娜的手恢复如初,噩梦过去,心上的伤口也在慢慢恢复。

我一口喝掉麦酒,送上祝福,准备继续远行。

她最近的梦,
躺在冰冷的山坡。
无数的女子,
都是苍白的骷髅。
在幽暗里哭泣,
她们张着嘴,
泣诉恶魔的行径。
噩梦终会醒来。
新娘幸福微笑。
额角似百合,
朱唇似玫瑰,
柔声地轻轻太息。
长者倚着拐杖,
吟诵着祝福的古谣。
她一觉醒来,
看见自己躺在冰冷的山林。
魔鬼被勇敢的人儿献祭,
噩梦终会离去。
(又及:朋友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,她气急火燎说告诉姑娘们要认清禽()兽,他们多半都衣冠楚楚。我想起来前几天看的一篇鬼怪故事,于是画了这张插画,做了个改编,我把结局变成祝福和新的开始,噩梦过后,美好一定在前方守候。至于我的朋友,你们放心吧,她可是玛丽一样的坚强姑娘 。)